首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

捡了速度丢了安全,屡出事故的Amazon物流是否还能亡羊补牢?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2020-03-10 21: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关键词:配送,司机,承包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栈外”(ID:zhanwai_),作者:KenBensinger,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看点:

在最繁忙的假日旺季,Amazon每天为美国各地的家庭和企业配送数百万件包裹,6周内发货量超过10亿。为了加倍努力优化配送,对配送过程拥有更多控制权,公司计划利用自己的独立承包商和司机网络配送其假期订单一半以上的数亿件包裹。

Amazon努力维持低成本的同时,不断扩大业务规模,其物流业务过于强调速度和成本,却忽视了安全。同时,Amazon没有像邮递公司UPS等传统物流运营商一样提供广泛的培训和监督。Amazon司机已经卷入了60多起车祸,造成了严重伤害,包括13人死亡。

Amazon不想简单地复制FedEx和UPS,它将技术视为自己的竞争优势。公司推进了总额5,500万美元的“安全改善项目”,也就是2018年运输总支出277亿美元的0.2%。只有实现全配送网络零事故后,公司才会感到满意。

计划包括尽量避免左转和掉头等危险行为,即使这意味着完成一条配送路线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会保障司机有时间停车上厕所、休息。此外,Amazon通过App收集安全带使用情况以及监控速度、加速度和刹车等指标。每周对800多家快递承包商的业绩进行评估,最高分数则会得到奖金。

捡了速度丢了安全,屡出事故的Amazon物流是否还能亡羊补牢?

原文来自BuzzFeed News,作者Ken Bensinger、Caroline O’Donovan、James Bandler、Patricia Callahan和Doris Burke

为假日出行高峰做准备,Amazon管理人员公布了一项计划,旨在将该公司配送网络安全性提升到世界之最。

Amazon每天为美国各地的家庭和企业配送数百万件包裹。在过去几年,Amazon配送货车已造成一系列致命事故。该计划称,提升安全性是Amazon最大的机遇。

提案的关键部分是为期五天的课程,新司机需要通过公路评测,一家具有40年驾驶培训经验的外部组织负责监督。

但该课程最终并没有落实。

在Amazon有史以来最繁忙的假日旺季到来之际,开展课程的提议被否决了。内部文件显示,由于6周内发货量超过10亿个包裹,Amazon的司机一经录用就需要投入工作。

旺季结束时,一位物流部门高级经理的备忘录写道:“放弃公路实践培训是不得已之举,它拖延了新司机的工作安排。”

短短几年,Amazon就颠覆了曾被邮递公司FedEx和UPS主导几十年的领域。但新闻公司ProPublica和BuzzFeed News的新调查发现,Amazon努力维持低成本的同时,不断扩大业务规模,其物流业务过于强调速度和成本,却忽视了安全。

内部文件和采访显示,Amazon负责人忽略了一些迹象:快速增长的配送网络已经超载。同时,Amazon没有像UPS等传统物流运营商一样提供广泛的培训和监督。

事故也伤到了Amazon的自己人。公司6年前开始建立配送网络时,一辆载有Amazon包裹的送货车在旧金山郊区撞倒了一辆自行车。骑自行车的是Amazon第一任CFO官乔伊·科维,她因此失去了生命,小儿子成为了孤儿。

虽然她的前同事们都很伤心,但这次事故并没有改变公司制定的配送章程。事实上,Amazon创建的系统依赖于低廉的承包商,导致科维死亡的正是其中之一。

Amazon在一份声明中驳斥了速度先于安全的说法,称这项调查是ProPublica和BuzzFeed又一次不分青红皂白的宣传,指责完全是不真实的。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

Amazon表示,在美国,公司2018年为员工和配送合同工提供超过100万小时的安全培训,但Amazon没有说明,仅在美国就有超过25万名员工的庞大员工队伍中,到底有多少人接受了培训?

Amazon还表示,公司推进了总额5,500万美元的“安全改善项目”,也就是2018年运输总支出277亿美元的0.2%。

Amazon不愿透露今年或过去几年到底有多少人在其配送网络导致的车祸中丧生。公司内部文件显示,Amazon会定期跟踪撞车事故,并制定应对死亡事故的协议。

Amazon称其2019年的致命车祸率低于最新的联邦规定比率,而联邦安全率并不针对配送或商业驾驶,将美国境内所有车辆的总行驶里程除以致命车祸的数量,几乎涵盖了从私人轿车到500强公司的18轮卡车的所有美国车辆。

Amazon声明称,“不幸的是,从统计数据来看,在这种规模下,交通事故已经发生,而且还会再次发生,但这些都是例外,我们只有实现整个配送网络零事故后才会感到满意。”

为了追溯Amazon配送交付网络的历史,ProPublica和BuzzFeed News采访了Amazon的现任和前任员工、配送司机和承包商,其中许多人要求匿名,担心谈论Amazon可能会招致报复。

这些访谈以及内部文件都揭示了Amazon的高管们再三地取消、推迟安全计划,不将其列入考虑范围,因为他们担心无法保证配送速度,从而降低客户满意度。

调查显示,Amazon的司机已经卷入了60多起车祸,造成了严重伤害,包括10人死亡。最近得知又有3人死亡。

Amazon一直严格控制司机为承包商工作的流程。公司知会全国各地的法院,当配送货车撞车或工人遭到剥削时,Amazon不负责任。

这一立场正面临更多的法律和立法挑战,一些州试图迫使Uber等科技公司对其业务背后的合同工承担更多的经济责任。

在Amazon向物流业扩张的初期,高管们就如何提升安全性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他们否决了各种计划,比如为司机提供更长的休息时间和限制每条路线的包裹数量以提升安全性。这些措施导致配送每个包裹平均要多花4美分。

几年后,一个审查小组发现,一些运输承包商会剥削司机或未能提供足额保险。据知情人士透露,Amazon解雇了该审查团队的负责人。

2018年,随着包裹数猛增,某送货站的一名管理人员加快了传送带的速度,导致工人受伤,并引发了内部调查。

公司文件和采访显示,为了向顾客提供更多的包裹,Amazon简化了新司机招聘流程,雇佣的司机中,有一位患有夜盲症,还有一位承认服用大麻。

据Amazon公司的文件显示,2019年,Amazon依靠其打造的物流帝国发展更是一帆风顺。该公司首次计划将利用自己的独立承包商和司机网络配送其假期订单一半以上的数亿件包裹。

Amazon的内部员工担心司机的工作量过大,这种配送速度是不人道的。

一位在2017年沮丧辞职的Amazon前管理人员说:“他们根本不在乎达到目的的手段。Amazon强迫这些司机像离开巢穴的蝙蝠一样把这些东西运到城市的每个角落,这为顾客创造了美好的生活。但人力成本实在太高了。”

1、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Amazon成立初期,创始人兼CEO杰夫·贝佐斯亲自将顾客订购书籍的包裹送到邮局。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它开始依赖UPS、FedEx以及美国邮政局。

这符合贝佐斯的核心理念,客户就是上 帝。

贝佐斯在1999年4月接受采访时说:“我告诉Amazon的每个人,他们每天早上醒来时都应该感到害怕,恐惧已知的事物,害怕客户,而不是竞争对手。”

“因为我们和客户建立了关系:客户会一直对我们忠诚,直到有一天有人能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

这种精神推动着Amazon颠覆性的企业文化。贝佐斯认为,公司停止追求速度、行动力和风险的那一刻,也就死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Amazon需要像“第一天”一样每时每刻都在前进,这就是公司西雅图总部办公楼名字的由来。

贝佐斯很早就接受了管理人员的提议,要求Amazon对“最后一英里”(仓库到客户家门口的最后一段配送过程)施加更多控制。

2000年,Amazon开始不满UPS和FedEx的僵化操作,对他们来说,Amazon只是大量客户中的一个。Amazon尝试使用小型和地区性物流配送包裹。

2010年英国的一场暴风雪造成邮政公司Royal Mail被迫歇业,导致许多包裹未能按时配送,Amazon高管意识到,他们对当地和美国物流企业的依赖可能引发贝佐斯警告过的“溃于蚁穴”。他们需要建立可以自主控制的配送网络。

Amazon不想简单地复制FedEx和UPS。Amazon希望做到更快、更便宜,并且有朝一日会更大,它将技术视为自己的竞争优势。

2013年初,吉里什·拉克希曼受命负责运输团队。团队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规划配送路线,感到压力山大,因为Amazon从零开始构建配送网络,公司对于如何规划最有效的路线一无所知。在早期的实验中,一些司机被数量庞大的包裹压得喘不过气,而另一些司机则无所事事。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6月左右,拉克希曼在一份白皮书中提出,司机按件计酬,每条线路的包裹数设置上限,以确保司机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和应对天气变化或意外交通延误的能力。他估计这些措施将使平均每个包裹配送额外花费4美分。

促成了这个提议,拉克希曼需要戴夫·克拉克的支持,后者刚刚被提升为Amazon物流和运营主管。他对Amazon的仓库管理很有一套。

尽管克拉克对提升安全性的想法持开放态度,但他怀疑4美分的安全措施是否能做到这一点?克拉克认为Amazon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鼓励安全行为,他更倾向按配送路线数计酬,而不是将公司锁定在一个可能会带来高昂成本的付费结构:随着Amazon规模不断扩大,其包裹配送数可能会从数百万件扩大到数十亿件。

现为Amazon高级副总裁的克拉克在拒绝拉克什曼的提议之前,还对提议内容冷嘲热讽了一番。

拉克希曼还向克拉克转发了一封邮件,内容是一名记者关于4美分安全提案的思考。而Amazon发言人雷娜·卢纳克说,任何关于两人白皮书“争论”的描述都很荒唐。

卢纳克说,Amazon每天都会审议数百份类似拉克希曼撰写的白皮书。她为克拉克争辩,说他是一个有骨气的领导,并补充说,“作为领导在评论时做到直接、清晰,这是一种美德,而不是缺点。”

克拉克在另一份声明中说,公司“在最初配送包裹的几年里学到了很多,并将继续学习……我们一直注重安全和进步,这一点不会改变。”

就在争论后几个月,公司第一任CFO官乔伊·科维在旧金山南湾郊区的车祸中丧生。

2013年9月18日,50岁的科维出去骑行。当她在绿荫环绕的天际大道下坡时,一辆货车突然左转驶入她的车道。

货车司机后来作证说:“我听到一声尖叫,紧接着是撞车声。”

事故中的白色马自达由OnTrac公司派遣,作为Amazon增强运输独立性的地区性运输公司之一。司机则是一名分包商,后来证实他“绝大多数”的配送都是为Amazon服务,但他没有使用Amazon的路线规划技术或导航服务。

OnTrac没有回复评论请求。Amazon、承包商和司机的保险公司最终支付了625万美元作为赔偿。

科维的死使最后一英里的运输风险更加明显,也更带有悲剧色彩。

在Amazon早期,正是科维在公司亏损的时候说服华尔街为贝佐斯的长期愿景买单。在带领Amazon完成IPO后,科维于2000年离开Amazon,成为一名投资者和慈善家。

当贝佐斯在追悼会上发言时,他哽咽了,作家布拉德·斯通在他的书《一网打尽》(The Everything Store)中记录下了这一幕。

贝佐斯说:“乔伊和我经常谈起未来,某一天,我们会和孙辈们坐在一起,讲述Amazon的故事。”

这起事故本可以让Amazon重新考虑处理安全问题的方式,但事实并非如此。当时物流部门的高级经理认为,死亡事件只是一起单纯的交通事故。

就在科维追悼会结束几周后,Amazon又面临一次假日配送服务的崩溃,而且是在美国。

圣诞节前夕,100万人申请了Amazon会员,订单数创下新纪录。UPS被挤得水泄不通,顾客却没能在平安夜收到他们的礼物,“上 帝”发怒了。

在这之后,Amazon加倍努力优化配送,旨在对配送过程拥有更多控制权,并确保这样的失误不会重演。

几周后,Amazon新成立的物流部门发布计划书,要求迅速扩张公司最后一英里的配送业务,业务范围扩大到10个新城域,包括纽约、华盛顿和费城。

备忘录中问道,公司在所有地区的配送都慢一拍,其配送网络如何能更快?

这份机密文件详细说明了Amazon计划使用“颠覆性”技术帮助配送员工快速入门,并实施监控。Amazon的目标是“支持快速扩张,永不停歇”。20页的文件9次提到了降低成本,只提到了1次安全考量。

2、欲速则不达

2015年6月,阿格尼丝·阿塞拉在新泽西州霍博肯市过马路时,一辆白色福特面包车向左急转,从她身上碾过。这位89岁的老人曾是曼哈顿梅西旗舰店的售货员,事故导致她骨盆骨折、脑震荡、腿部骨折,不久后死于内出血。

司机因未能让行吃到罚单,救护车把阿塞拉抬走后,司机还继续完成了配送任务。雇用该司机的物流公司SDS Global Logistics是Amazon外包配送业务的小型独立公司。

为了快速建立独立的配送网络,Amazon最初考虑运营自己的UPS级卡车车队。但据Amazon前管理者回忆,在旧金山的一次试验中,这些卡车在城市狭窄的丘陵街道上行驶时遇到了问题。外包业务给拥有货车车队的第三方承包商更便宜、更方便。

与OnTrac或UPS不同的是,这些承包商只派送Amazon包裹。他们遵循Amazon软件指示,该软件规定了货车装载的包裹数量和路线中停靠的站点顺序。他们需要满足的配送标准极高,包括配送准时率达到999/1000。

购买和维护货车的成本由承包商承担。与UPS使用的卡车不同,这些货车的重量低于联邦交通部的规定值,也就是说,他们不必完全遵守所有的安全规定,如联邦监管机构的车辆检查或连续驾驶时间的限制。

Amazon因而对承包商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他们的大部分甚至全部业务都与Amazon捆绑在一起,在价格谈判方面几乎没有什么筹码。

合同显示,Amazon根据自己的条款定价,有时在同一市场,同一条路线,支付给一家公司的费用明显低于另一家。

Amazon的律师为这些快递公司起草的合同也让这家电商巨头免于承担几乎所有的责任。快递公司要对所有错误负责,比如工人投诉受到虐待或工资过低,行人和司机在车祸中受伤。

而当Amazon在此类案件中被起诉时,快递公司甚至要负责支付Amazon的所有法律费用。

没到一个月,阿塞拉去世了,Amazon总部一位名叫威尔·戈登的员工开始组建团队改进路线规划,最大限度地提高配送效率。戈登回忆道:“当时,大家疯狂地希望增加每条路线的货运量。”

戈登于2016年离开Amazon,创办了租赁物业维护初创公司Latchel。

“满脑子都是让每辆卡车装更多的东西。这是唯一的绩效指标。”

每一家配送公司都想最大限度地增加司机配送的包裹数量,但戈登说只有Amazon做到了无所不用其极。他认为公司如果把重点放在大包裹上,情况会得到改善,因为外包配送这些包裹的成本更高。

相反,为了提高每条路线货运量,Amazon在货车上塞满了小包裹,用美国邮政会是更明智的选择。

戈登说,在洛杉矶等地区,Amazon没有考虑到高峰时的交通状况,低估了完成线路所需的时间。这使得快马加鞭的司机们不得不尽快赶完路线。

Amazon收集了大量运输数据,分析每一次运输所需的投入。然而,戈登说,在美国,配送的一个要素经常被忽视:安全,一个最不该被忽视的因素。

3、以人为本

2016年底,Amazon已经在大多数地区建立了配送站,为了跟上需求,Amazon正抓紧向小城市扩张。随着旺季的临近,这一速度令许多承包商感到紧张。

那年秋天,Amazon邀请了十几家承包商代表来到新泽西州的会议室参加公司的首次配送峰会,在这里可以俯瞰曼哈顿。

会议本应是围绕计划提出建设性的反馈意见。但与会者回忆说,对于Amazon系统的方方面面,承包商连珠炮似的抱怨就持续了几个小时。

承包商抗议Amazon强迫司机等上几个小时,然后让他们配送过多的包裹,并期望他们在不切实际的时间内完成配送。司机们经常辞职,因为他们每天要递送多达300个包裹。Amazon不靠谱的路线和导航软件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Amazon要求承包商使用Rabbit App,该App不仅可以扫描包裹、提示送货顺序,而且提供实时路面导航。

但Amazon前员工表示,这款App的推出略显操之过急。

App发布后,设计经理特里普·奥德尔的任务是带领团队对其进行改进。我们的工作方式是典型的Amazon风格:大胆尝试、猛踩油门、实时改进、对症下药。奥德尔为Amazon招募了一批理想主义的设计师,他们的目标是优化司机的配送体验。

但一名成员,保拉·伍德很快对这项技术以及Amazon的承诺感到失望。伍德说:“指望司机能在短时间内完成配送,真是可笑。他们是人,不是机器。”

伍德说,在许多路线中,司机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洗手间或吃饭,所以他们不吃饭、不休息、尽量不上厕所。导航指令很糟糕,会让司机把车停在高峰时期禁停的路边。Rabbit让司机更加危险,在繁忙的道路来回穿梭,不断地掉头和左转,就像撞倒科维和阿塞拉时一样。

研究表明左转风险很高,因为司机需要穿过迎面而来的车流,而挡风玻璃和车门柱会阻挡司机视线,而UPS使用的转弯提示导航算法尽量减少了左转指令。

一位Amazon前高层回忆说,他看到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大喊:“我恨Rabbit!我恨Rabbit!”

Amazon表示有数百名技术人员专注于不断改进Rabbit。根据司机和承包商的反馈,仅2019年,Amazon就做出了500多项改变。

Amazon补充说,改变包括尽量避免左转和掉头,即使这意味着完成一条配送路线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会保障司机有时间停车上厕所、休息。

2016年9月,Amazon聘请FedEx前律师瑞斯特·肖推动配送承包商计划。

瑞斯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参加新泽西峰会,会上有不少承包商觉得终于有人承担了倾听者的角色,并将向Amazon管理层说明司机的困境。

但是瑞斯特很难说服她的老板。她说话温和缓慢,反映了她在田纳西州的成长经历,而且经常被同事打断,很少说完整一句话。

根据对知情人士的采访,瑞斯特·肖和她的团队提出了改变建议,提高司机和公众的安全性。他们推荐对承包商司机进行随机药物测试。这样司机就不知道测试的确切时间,但这一想法被高层否决。

当被问及这一说法时,卢纳克最初说这是假的。但当被问及有关该公司药物检测的其他问题时,她解释说,Amazon要求员工在入职前进行“全面”的药物检查,并表示如果有合理原因或发生事故,司机将接受额外检查。

据瑞斯特·肖团队的两位工作人员介绍,在一些配送站,司机取包裹前必须先从很远的地方取回货车,而这往往会使他们在出发前就落后于预定时间。

团队要求缩短停车距离,如果做不到,团队建议在规划轮班时考虑到司机在取货和停车地点之间的通勤时间,但这个想法也无疾而终。

有报道称,司机会在瓶子里小便,而不是去卫生间,有时甚至在顾客家门口大便,这让瑞斯特·肖的团队成员感到非常尴尬。正常情况人是不会这么做的,除非面临巨大的压力。

2018年初,瑞斯特·肖曾派审查小组评估日益增长的配送承包商,该小组报告发现数十家公司不合规。

一些承包商没有达到Amazon要求的保险金额,还有一些承包商没有支付法律规定的加班费和休息费。

据熟悉审查团队工作的人士透露,这一发现给负责最后一英里计划的高管乌迪特·马丹带来了大麻烦,因为每天让尽可能多的司机上路是Amazon的首要任务。

某配送站的一名管理人员说,包裹数量在一夜之间几乎翻了一番。这家电子商务巨头难以承受抛弃已有的配送伙伴,否则Amazon将无法按时把这些货物运送给客户。

“你也能感受同样的压力,”一位熟悉审查团队的人士说,“仅仅撤掉200辆配送货车,就会影响到对顾客承诺的两天内送达。”

瑞斯特·肖最终成为了替罪羔羊,她没有解雇审查团队的成员,而是选择了辞职。审查团队负责人也很快就被排挤,最终审查团队遭到解散。

当被要求就这份报告中的细节发表评论时,现在供职于Amazon最大的零售竞争对手Walmart的瑞斯特·肖回答说:“我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多。”

Amazon对该说法的一些方面提出了质疑,称自领导层改组以来,Amazon对配送承包商的监控有所改善。Amazon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当时审查程序存在问题,审查团队被转移到另一个集中的合规组织。”

“这一举措和新的领导层立即产生了化学反应,包括增加了审查的范围和速度。”

马丹没有回答Amazon发言人提出的问题。Amazon表示将监督承包商遵守法律的情况,并希望那些没有履约的承包商在30天内纠正问题,否则会面临终止合同的风险。

Amazon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的运输网络强调速度,但同样强调工作安全。我们关注流程和运营网络的整合,以便为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4、泥足深陷

2018年6月,Amazon邀请新闻媒体前往西雅图,在风景如画、俯瞰埃利奥特湾的位置举办活动。

戴夫·克拉克站在一辆货车前,没有宣布开启新的无人飞机或其他高科技项目,而是宣布了重启其配送网络的消息,并将把运货量中的大部分外包给小规模承包商。

这些新公司将分别管理20到40条配送路线,而Amazon此前签约的大型承包商则管理着数百条路线。

Amazon将尽可能简化合作过程:帮助新的快递公司准备法律文书;安排租赁印有公司标志的新货车;甚至推荐了那些可以提供保险和工资结算的优质服务供应商。

一些没有物流经验的企业家匆忙报名参加,这让Amazon在几乎所有的配送环节都有了更大的控制权,同时也增加了对这些小公司的财务支配权。

与此同时,Amazon管理者们正在对雄心勃勃的道路安全计划进行最后的修改,旨在使Amazon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最后一英里配送商”。

2018年7月,《Amazon全球物流道路安全计划》文件强调: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彻底转变公司的安全文化。

例如,每个配送站都会在墙上贴“安全天数”的统计,所有车辆每年都会接受专业检查,确定是否适合上路,员工招聘将面临更多的审查,Amazon将对严重的安全违规行为实施零容忍政策。

计划还详细说明了国家交通安全研究所的教员将向新司机教授防御型驾驶课程。培训是创建正确文化、建立共同语言和发展正确行为的关键第一步。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虽然Amazon监督配送过程的管理人员最初对安全计划目标充满热情,但随着最重要的旺季临近,他们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2018年感恩节至圣诞节期间,Amazon在全国范围内的货运量较上年增长了一倍左右,首次突破亿件包裹大关。

公司鼓励运输承包商尽可能多地招聘司机。内部文件显示,Amazon在短短几周的时间里又雇佣了3,949名司机,租用了美国境内几乎所有的货车。

最终,2018年旺季的操作看起来与4个月前安全团队在提案中所阐述的截然不同。

负责检查新配送站安全合规的员工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指出,他们无法在包裹送出之前访问每个新配送站。

他们的确访问了一些配送站,但他们看到的是一片混乱:没有经验的管理人员、人手不足、随意出的配送车流和散落在地板上的包裹。

许多配送站就像是在郊区停车场临时搭起的帐篷,内部最初将其称为嘉年华站。这些站点经常面临卫生间不足、工作环境不卫生、温度过低、缺少刮冰机和排水不良等问题。

一些车站被淹,司机和包裹暴露在风、雨和雪中;一些停车场陷入厚厚的泥泞中,致使货车深陷。一份备忘录提出了解决办法:在每辆货车上放几袋猫砂。

人力资源部的员工抱怨说,他们需要负责招聘数千名短期员工,再由本身就缺乏培训技能的指导人员教这些员工如何完成工作。

2019年1月,Amazon物流业务的各个部门分享了备忘录,详细介绍了2018旺季的经验教训。

负责监督配送的管理人员感叹,数万名司机仍没有衡量安全的现行标准。这些管理人员指出,在高峰期,司机经常会超速通过停车场,但却没有办法追究他们的责任。

与此同时,Amazon负责教育培训的部门在备忘录中报告称,公司远远没有达到其司机培训人员的招聘目标。备忘录提到旺季结束近三周后,24个配送站仍然不提供任何司机培训。

在一份声明中,Amazon表示,所有送货司机必须接受培训,即使他们只需要配送一个包裹。嘉年华站等临时设施的使用是物流业的“标准做法”,目前Amazon正在将这些站点打造成永久性配送站。

Amazon内部文件显示,负责配送承包商计划的管理人员担心,2019年假期高峰期间,系统压力只会加剧,因为Amazon计划新建80个配送站,是计划规模的3倍。在4月份,Amazon将隔日送达作为Prime会员用户的默认配送选项。

一位经理在2019年1月提交的备忘录中警告称:“我们需要更加注重安全。”

5、为安全点赞

如今,随着媒体、政界人士和Amazon的前管理人员质疑Amazon在物流方面的激进做法,Amazon的配送业务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美国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援引了BuzzFeed和ProPublica对Amazon隐瞒人员伤亡信息的调查,痛斥Amazon,称其“冷酷、无情、道德沦丧”。

克拉克在推特上回复:“参议员,你被误导了。Amazon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对安全、保险和配送服务合作伙伴的许多其他保障措施有要求,我们定期对其合规性进行检查。”

几天后,布卢门撒尔和另外两位参议员谢罗德·布朗和伊丽莎白·沃伦要求贝佐斯做出回应。

参议员们在给杰夫·贝佐斯的信中写道:“由于司机培训不当,在Amazon的巨大压力下,司机不得不在交货期限内完成任务,导致无辜的旁观者,最小的年仅9个月,因此丧生或受重伤。”

“司机被迫驾驶有安全隐患的车辆,同时还要承担危险的工作负荷,Amazon对此置之不理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在2019年旺季到来之前,Amazon已经调整了用于监控其配送承包商业绩的基准,在审查业绩记分卡之后,Amazon引入了新的安全指标。

例如,Amazon开始追踪司机使用安全带的情况,并将这些数据纳入了配送服务的每周评分。数据通过App收集,大多数司机都必须使用这款App监控速度、加速度和刹车等指标。

Amazon每周都会对其800多家快递承包商的业绩进行评估。那些获得最高分数被Amazon认定为“优秀”或“超赞”,会得到奖金。一些配送承包商说,奖金可以带来从赔钱到盈利的转变。

在去年11月份的一份记分卡中,安全占总分的17%,而质量这一类别占总分的33%。

Amazon表示,如果承包商的安全性和合规性指标的综合得分不高,那么它就无法达到“优秀”或“超赞”的总分。而且得分一直很低的公司可能会面临被解雇的风险,或者减少配送路线。

贝佐斯没有回复参议员的信,但公司说客回复了。他写道,Amazon通过其配送承包商计划扶持了数百家小企业,并指出了Amazon运用的安全和审查工具,这些操作远远高于法律要求。

他写道:“安全是Amazon的首要任务。”

信发出一个月后,一个承包商在芝加哥市郊的联排别墅区域运送包裹,在私家车位左转,撞倒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司机没看见他。”仍在调查车祸的里斯勒警察局副局长罗恩·威尔克说。

才23个月的男孩当天在医院去世

责任编辑:未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