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

焦点分析丨“节流”的招式不少,为何公司大多中意降薪?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2020-02-29 12:00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关键词:员工,公司,裁员

即使已经陆续复工,但要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并非易事,眼看“开源”困难重重,不得不奋力“节流”。不过,比起裁员这种激烈的举措,许多公司更青睐降薪这一折中方式。

小草是一家中型线下教育机构的员工,两周前老板群发的降薪通知让他感到不安:一线员工(主要是教师和销售)降薪70%,而后端运营员工降薪80%。降薪的时长则取决于具体的开学时间。据最新的政策,全国中小学开学时间大多推迟到4月份以后,这意味着,小草至少2个月的工资都将是不足额的。

特殊时期公司通过降薪等方式节省开支,小草早有心理预期,但他仍很难释怀。一线员工受疫情影响已经长达一个月没有开工,降薪还算情有可原,但从事产品开发等工种的员工在春节期间已经开始远程加班,由于复工的人不多,工作量是平时的几倍,在这种情况下仍要降薪已触及员工底线。

为稳住员工,老板表示会在运营逐渐恢复后补发工资。同时,公司正在积极自救,转向线上。目前公司已经在开发APP,但这需要大量的时间、更多的技术人员和资金。小草明白前路依然难测,但在各家公司普遍艰难的时刻,他没有勇气裸辞,只能接受降薪,硬着头皮继续手头的工作。

小草的公司是中国千万中小公司的缩影。突发的疫情来临时,这类公司由于抗风险的能力较弱很容易倾覆,小草和公司还算是幸运的案例,至少有机会撑过去。

中小公司扛不住疫情的压力选择全员降薪,还在意料之中。大公司们收紧钱袋子,更令人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

餐饮行业最先出动,木屋烧烤、阿香米线、老乡鸡等知名连锁餐饮品牌的创始人先后向外界公开全员降薪的决策。家居行业也开启节流步伐,2月21日,在即将发放1月工资的前夕,门店数量超过3000家、估值过百亿的家居品牌名创优品向所有员工发布了一则“共克时艰倡议书”,提出缩水工资和停薪留职两大倡议,呼吁以降薪来共度时艰。

焦点分析丨“节流”的招式不少,为何公司大多中意降薪?

名创优品发布全员降薪倡议书,来自名创优品员工

随后,几位名创优品的员工向《界面》等媒体表示,公司虽宣称是自愿选择,但员工若不同意自愿降薪需向人力资源部门实名发送邮件,实际并没有拒绝的余地。对此,名创优品否认被迫降薪,并表示97.7%员工支持这一倡议。但这一回应也遭到部分员工的驳斥:“如果可以,谁不想拿全额工资?”

资本雄厚的金融圈也没能幸免。诺亚财富因旗下子公司歌斐资产陷入多起投资份额转让纠纷案,导致现金流吃紧,再碰上20年难得一见的疫情,不得不采取全员降薪的决策。诺亚财富打出头阵后,2月25日,成立46年的老牌投资机构淡马锡也在官网发布“实行工资限制措施”的通知,宣布所有员工冻薪一年,高管奖金减少5%-15%,高管基本工资可自愿减少最多5%。

焦点分析丨“节流”的招式不少,为何公司大多中意降薪?

淡马锡降薪公告,图片来自淡马锡官网

公司降薪,各有各的难

无论是全员降薪、部分高层降薪还是冻薪,公司无非都是为了节省开支屯粮度难。但具体到不同的行业和公司,理由不尽相同。

疫情期间,相当一部分公司祭出降薪大旗,无非是出于对现金流的渴望。对他们而言,等融资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主动权也很难掌握在自己手里:很可能被迫与投资方签订“不平等条约”或被压价导致品牌估值下降。不少仍然拒绝融资、选择降薪和贷款以解决现金流运转不畅问题的餐饮公司,都是基于这个逻辑。

在这个人力十分紧张、招聘难度很大的时刻,如若裁员,则会加大企业运转难度,企业虽节省了开支但也无法增加创收,会活得更难。而降薪既不用损兵折将,公司也不会为此背上债务和约束,相比融资、贷款和裁员,是一种更及时、保险的救急方案。

一部分公司虽现金流保持着良好的正向运转,但仍然采用了降薪的策略,且主要集中为对中高层的调整,不仅是为了发挥示范效应,激励士气并鼓励普通员工效仿,更重要的则是为了体现企业的社会责任。一般而言,这部分节流出来的资金将主要用于防止疫情和捐款。淡马锡是典型案例。据其降薪通知透露,高层自愿减薪的金额,集团将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捐给属下的员工志愿组织--淡马锡关爱意愿团,以支持全球的传染病防疫措施。

关于节流,降薪是最优选吗?

经济平稳发展的时期,公司若要降本增效,宁可选择裁员而非降薪。

哈佛商学院的克里斯托弗·T·斯坦顿、犹他大学的杰森·山特维克等学者通过合作研究发现,当公司降薪时,表现最好的员工往往会最先离开公司,并且有极大可能加入竞争对手的团队,将对公司带来巨大的打击;而如果公司选择裁员,领导层就可以掌握主动权,尽早辞退工作效率低的员工。

这一情况的根本原因在于:裁员损失的是部分人的利益,而全员降薪却是牺牲公司所有人的利益。典型的案例是华为。华为总裁任正非曾在宣布裁员时表示:宁愿冒着赔偿10亿元的风险,也要辞退7000个太过安逸的员工,不考虑更温和的降薪策略。

但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情况有所变化。特殊时期,人人自危,大部分公司不敢轻易裁员,而员工即使被降薪也不敢裸辞,因为大概率将面临更严峻的失业危机。

尤其对中小公司而言,可裁动的位置本来就不多,往往一个人担几个人的活,如果启动大规模裁员,公司将直接陷入瘫痪状态。一位来自某服装品牌的员工向36氪透露,为了自救,公司也想开发直播、小程序等业务,但一方面公司不打算招新的技术团队,还计划裁撤部分员工,人力十分吃紧,公司员工即使有效力的心,也很难同时覆盖多个工种,转型显然十分困难,即使正处在恶劣的就业环境下,不少员工仍出走另谋他职。

何况,公司在特殊时期的做出降薪决策也有其政策基础。人社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明确,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

不过,公司的降薪策略是否能够实施,最大的拦路虎依然是员工的态度。一些采取激进降薪策略的公司,很容易遭到员工的反弹,名创优品员工“被迫自愿降薪”就是很好的例证。

做法更加温和的公司反而往往能够以退为进。某茶饮品牌的一位高层告诉36氪,品牌如今的复工率仅为20%,部分员工意识到公司正面临巨大的现金流困难,选择自动降薪。其中一位来自总部采购部门的员工称,该部门自公司诞生以来就存在,希望能和公司共进退,相信此刻的付出未来会有回报。这一案例表明,降薪是许多公司在特殊时期的无奈举措,公司若能与员工达到相互理解、抱团取暖,有很大机会能够顺利渡劫。

直接降薪之外,也有公司选择“另辟蹊径”。比如苏宁易购和购物中心都于近期号召员工做微商推广产品。几位来自苏宁的员工向36氪表示,苏宁正要求全产业员工参与社群推广和销售。不少员工将其视为是一种变相降薪策略,对公司产生怨气。意识到员工和外界对此举措的负面情绪,苏宁紧急发布新公告称,职能体系的员工将不会再沿用上述大区的考核方案,而是采用总部最新公告的要求,而门店终端员工则继续沿用这一方案。

还有一些公司则采取了更加平衡的策略,既保证降本增效也能激励员工的士气。以水滴筹为例,CEO沈鹏在提出高管自愿降薪20%的同时,也表示仍然会有绩效优秀同事的加薪机会。公司还会给予额外的物质奖励,从期权池里拿出以往年度期权激励额度的双倍额度,作为今年对排名靠前的优秀同事的年度期权激励。

不差钱的公司则趁此机会好好表现了一把,在这个非常时期涨薪水,留住人才,稳定军心。比如卫龙2月25日就发出“线上员工调薪公告”。公告显示,经公司研究决定,上调员工待遇。其中,员工月综合工资上调1000元,调整年终奖发放标准。

为了节流,企业各出奇招。在这其中,降薪是一种既无奈又相对温和的方式,而公司只有与员工基于此达成统一,才能更好地度过这个艰难的时期。

(小草为化名)

本文头图来自Pexels

责任编辑:未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