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

2.4斤早产儿医院苦熬近百日 爷爷难抵思念拎一袋子零钱“救急”

2020-01-10 15:02
来源:东方头条    作者:       关键词:[db:关键词]

“今天是2019年的最后一天,也是儿子住院的第84天,看到父亲送来的一袋零钱久久不能入睡,作为儿子感觉对父亲有愧,这么大年龄了,腿走路也不方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才能彻底好起来!”这是张书朋于12月31日零点时分在朋友圈的一段话,所配画面是蛇皮袋里装满的零钱,五元、十元、一元、五角……其中有纸币也有硬币。

33岁的张书朋,家住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叫河乡栗树沟村,他朋友圈里发布的零钱是62的父亲张民权送来的,儿子张书朋数了数一共是809元。“昨天从老家洛阳栾川过来(医院),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孙子,这些钱是(我)之前在集市上跑电动三轮拉人挣的,(我)二十多岁得了股骨头坏死,老伴儿2016年去世之后,一个人在家靠种点地维持生计……”电话那头,张民权老人慢条斯理的表述中传达着生活的不易。

把时间拉回到2019年9月5日,是杨润霞怀孕满七个月的日子,那天杨润霞突然感觉到肚子疼且伴有头晕,丈夫张书朋急忙带着妻子到距离租住处较近的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当时杨润霞血压高达180,被诊断为妊娠高血压,医生称为了大人和孩子的安全,建议立即去河南省妇幼保健院治疗。

随即,张书朋带着妻子来到河南省妇幼保健院,保胎5天后,血压依然降不下来,医生说必须剖腹产把孩子取出来,血压才能降下来,否则大人和小孩都有生命危险。9月10日下午,杨润霞做了剖腹产手术,孩子从子宫取出来的时候仅有2.4斤,夫妻俩为孩子取名恩泽。也因为早产,小恩泽一出生直接就被送进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病房抢救。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病房,小恩泽整整呆了43天,而这段时间也让夫妻俩感觉到了时间的漫长。

10月22日出院后,小恩泽在家停留不到半个月,出现了呼吸急促、精神不振等状况。见此情形,夫妻俩一刻也不敢耽搁,在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检查结果为:频繁呼吸暂停。医生建议让再次到河南省妇幼保健院住院治疗,在河南省妇幼保健院,小恩泽被送往儿童重症监护室PICU接受治疗,进去后直接上呼吸机,而这一次住院,持续了38天。

岂料,命运多舛的小恩泽这次出院后在家停留了2周,12月23日开始出现发热,发热一直持续到到12月27日,吃药退不下去,再次到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检查,胸片检查结果为肺炎,因孩子是早产儿,所以小恩泽第三次回到河南省妇幼保健院住院治疗,医生称,因小恩泽肺没有发育好,3岁之前需要不间断地给医院“打交道”,而小恩泽肺部彻底发育健全至少要等到三岁以后。

人们常说“隔辈亲”,而小恩泽反复住院急坏了在老家的张民权,张书朋称,每次和父亲通话,父亲都会急切的追问孙子的病情和恢复情况,问啥时候能带孙子回去,而苦等近百日见不到孙子的张民权,不顾腿疾架着拐杖带上积攒的一袋子零钱乘车赶赴医院“救急”,12月31日当天,在医院里张民权拉着孙子的小手早已是老泪纵横。

目前,小恩泽出现重症肺炎、呼吸衰竭、心力衰竭等诸多并发症,长达百日的住院早已将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掏空,张书朋靠在朋友的油坊打零工一个月有三千多的收入,张书朋的母亲2016年因病去世后,仅留下患有腿疾的父亲打理几亩田地和跑三轮车维持生计。

加上亲戚朋友的接济和网贷,小恩泽已经花去了二十多万元,而后续治疗还需要十几万元,而长达近三年的康复期和难以估算的费用,让张书朋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责任编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