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

我一天只看4名患者

2020-01-01 06:01
来源:东方头条    作者:       关键词:[db:关键词]

Andy Hsu

方才40岁的澳大利亚华裔医学教授Andy Hsu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还拥有一长串含金量十足的头衔:美国疼痛医学院院士、美国结合医学会专科院士、英国皇家医学会院士、澳洲康复中心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内科访问学者等等。同时,他还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眩晕中心教授、国家体育总局特聘国家队队医讲师。

近日,由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以下简称中山一院东院)牵头成立的广东省康复医学会前庭与平衡康复分会正式成立。在成立大会上,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了Andy Hsu。Andy表示,他通常1天只看4名病人,并对他们连续地观察和治疗数天。他会先关注患者的生理报告和既往疾病,之后才关注病人的影像学资料。“我不想把病人当作一张片子,生理报告非常重要,病人的长期生理学异常才会导致最后的器质性病变。”Andy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张丹

从专攻骨科到神经内科

Andy说,他选择从医的原因非常简单:“我祖父和父亲都是内科医生,所以从小我就选择了医学。”

Andy大学医学院毕业后专攻骨科,由此对疼痛非常感兴趣。然而,随着临床经验的增加,他发现很多患者的疼痛其实并不是骨骼结构上的错位或骨折引起的。“当时大概是15年前,即使是西方的医学界也会认为,患者有疼痛,比如屁股痛、腰痛一定是椎间盘突出、滑脱之类的器质性病变引起的,可我发现,没有这类病变的患者却也有疼痛。”Andy告诉记者。

人体的疼痛到底因何产生?这个问题困扰着Andy,也让他有了进一步研究的方向,“于是我专门进修了神经内科,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人体的症状和神经系统是在一起的。所以,无论是哪个科室的医生,都要非常了解神经。如今我就用神经内科的基础,结合康复科的知识,对患者进行治疗。”

Andy说,目前来找他看病的患者,大部分都有神经内科疾病,比如癫痫、自闭症、中风、眩晕、抽动症、不能讲话等,尤其是小朋友的抽动症比较多,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器质性病变前必有生理异常

Andy认为,疾病在变成疾病之前,都会有生理性的变化。但目前很多国家的医生做诊断时仍比较追求器质性病变,很多时候当患者有长期疼痛去看医生时,他们会让患者照片子,没有发现任何器质性问题时,就会把症状归结于患者的心理问题,甚至建议患者去看精神科大夫。

Andy却更关注病人的生理异常。他说:“只有生理改变久了,才会引起器质性的病变。我的治疗多半都会从生理层面下手,看患者的血液是否正常,体内需要的营养是否够,体内是否有发炎等,之后再下手治疗。”

Andy还会评估患者的神经系统,并进行新的针对性治疗。通常,他每天只能看4个患者,同时这4个患者他和助手还会连续看3至4天。他们花很多时间看病历、生理报告、脑部的状态,然后尝试帮助他们做治疗。

“治疗之后我还要评估,观察脑电图,看患者的情况有没有改变。这样我才能知道治疗是对了还是错了。来看病的患者,90%以上都会有症状的减退和改善。比如癫痫的发作频率减少,中风的患者患肢很多年没法动了,但经过治疗后,手至少能动一个关节,抽动频率也会减少。”Andy告诉记者。

中国康复水平不逊美国

在华从医多年,Andy表示,中国医院的康复治疗水平已非常不错,“中国绝大多数三甲大医院的康复科主任医生全部都到外国进修过,所以在做康复治疗时,他们的方式和美国、澳大利亚非常像。中国医院的硬件通常没有问题,美国有的机器,中国通常也有。像上海华山医院、四川华西医院、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康复科都已和国际接轨,它们都是非常好的医院,康复水平绝对不会输美国最好的医院。”

Andy还介绍,美国、澳大利亚在康复方面和中国非常相似,很少有独立的康复机构,只有极少医生会成立这方面的工作室,大部分康复机构都挂靠在医院里,由于针对性和时间的关系,他们在康复方面很难做得非常好。

而Andy认为,中国医生可以进步的地方,主要还是提高对患者的细心程度。

Andy认为,康复的涉及面非常广,患者康复一定要找准医院,“每家医院都术业有专攻,比如中大附一医院专攻平衡和眩晕康复,中南大学湘雅一医院专攻心脏康复、湘雅三医院还有专攻盆骨和产后康复等等。虽然康复的范围很大,但中国医院的康复科通常只专攻一部分。没有一个康复科室可以看所有的病。”

责任编辑: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