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最新新闻  > 正文

品读 | 母亲打电话来,问我能不能抽空回去一趟

2019-08-18 00:07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关键词:母亲,火烧,喜气

原标题:品读 | 母亲打电话来,问我能不能抽空回去一趟

作者:曹化君 | 原标题:《一捧喜火烧》

来源:《品读》2019年第8期

母亲打电话来,问我能不能抽空回去一趟。

我心里一紧,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很少说让我回去的话。母亲说:“没事儿,就是想让你回来一趟。

从她略带喜气的语气判断,应该不是什么坏事。我便问母亲:“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儿?”母亲神秘地说:“回来就知道了。”平淡的语气掩不住那丝喜气。

第二天,我一边吃早饭,一边思忖给母亲买点儿什么。瞥见窗台的阳光,我掏出手机一看:32°c。不由心想,中午肯定会更热,路上遭罪不说,老家只有一个风扇,回去也要热个半死。

于是,回家的心思就犹豫了——母亲不过是想我了,抽个凉快天再去看她吧。我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对母亲说临时有事,回不去了。母亲没再坚持,只说:“也没大事,忙你的吧。

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失望,跟着就挂了。

我瞬间有些后悔,但说出去的话,也不好再改。忙碌着便时近中午,望着外面毒辣的日头,吹着空调的凉风,庆幸自己没有今天返乡。

看看表,已经12:37了,便准备出去吃午饭。突然传来敲门声。谁呢?大热的天。从猫眼里望出去,怔住了,母亲站在门外,脸庞通红,额头、脸颊挂满了汗珠。

我赶紧打开门,把母亲扶到沙发上,让她躺着休息。母亲晕车厉害,今天又这么热,她到底有什么事儿这么急,连自己的身体也不顾?我突然紧张起来,惶惶然守着母亲坐着。

歇了一会儿,母亲脸色稍微恢复过来了,摸过身边的布包,从里面掏出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着一撮小面饼,圆溜溜的,和铜钱或象棋差不多大小,中心印着一个红点儿,仿佛儿时印在眉心的胭脂红。

我顿时恍惚起来,小面饼很眼熟,似乎是我们村里有婚庆时吃的,只是离乡好些年,久没见过了,一下想不起来这些小巧的面饼叫什么。

母亲喜滋滋地说:“老牛家儿子结婚了,给了一捧喜火烧。

“对,喜火烧!”我高兴地喊起来,仿佛终于想起了儿时伙伴的名字,不由脱口而出。

喜火烧,是村里结婚的人家为了增加喜气,用来撒给参加喜宴的人的。和着糖果、花生一起撒,一大把一大把,仿佛四散的小金元宝。

大家纷纷跑着抢,挤着抢,推着抢……热热闹闹,给足了主家面子,也铆足劲儿沾主家的喜气。

我小的时候,每有人家结婚,便有一场这样的热闹可看。小孩子为了一口美味,是豁出命去抢的。大人的劲头一点不比孩子小,一边不管不顾地抢,一边不停地嘟哝“沾沾喜气儿,祛邪消灾”。

但小时候,我人小力弱,经常一个喜火烧都抢不到,母亲也总是两手空空,她压根没去抢。

为此,我给母亲安了两项罪名:笨,还有不疼我。每次抢完喜火烧,我就好几天不和母亲说话。

有一次,人群抢完都散了,我仍然舍不得走,眼睛在地上扫过来扫过去,终于扫出一个喜火烧,冲过去,抓手里,刚要往嘴里塞,母亲一把夺过去,扔到猪圈里,说:“脚踩了,怎么吃?”我气得眼泪汪汪的,好几天没搭理她。

正想着,我的手突然被拉住,是母亲,只见她珍重地掏出一个喜火烧,放到我手里,说:“这东西,好多年没人做了。

这次老牛家竟然弄了,我就多随了些份子,给了好些喜火烧。想着你稀罕这个,就给你送来了。快吃,天热,也不经放……”

我捏一个,放嘴里,筋道,清香。嚼着嚼着,眼泪掉了下来。*END

抽空回去一趟吧

亲朋好友和你“儿时的味道”

都在等你

作者:曹化君

原标题:《一捧喜火烧》

来源:《品读》2019年第8期

主编:孙爱东 | 版式、编辑:张初

点击 在看 让我知道你在

责任编辑:未知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