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07-12 03:56:13
浏览

  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
  海上搜索范围已扩至20海里,女童仍未找到,两名拐骗者曾租住当地半个多月

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

女童的市民卡在观日亭被发现。新京报记者 李云蝶 摄

象山500余人海陆搜寻杭州失联女童

  昨日下午,救援队员搜索失踪女童。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已经失联4天的杭州女童章子欣仍未找到。

  目前,在女孩失踪的象山,当地已组织500余人参与搜寻行动,搜索范围也进一步扩大,下一步搜寻工作的重点将转移至附近海岛。

  女童的父亲章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所有的希望就是把我女儿带回来。就这一点。”

  新京报讯 截至发稿前,杭州9岁失联女孩仍未找到。7月11日晚间,公众号“象山发布”公布搜救结果称,水面范围已由2海里扩至20海里。

  搜索人员已达500余名

  文中称,7月11日上午7时许开始,象山继续组织公安、水利渔业、应急管理、松兰山管委会、爵溪街道、民间救援队、志愿者及周边群众共计500余名,使用搜救犬、无人机等,扩大范围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并对沿途开展逐人逐户调查访问;同时,出动渔政执法船、冲锋舟、摩托艇、快艇等海上船只10余艘携带声呐相关设备在女孩失踪区域洋面进行滚动式、拉网式全面搜索,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20海里。

  7月11日下午,象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林江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是象山县公安局在组织搜寻,其中一部分是海上搜寻,另一部分是岸上搜寻。由于目前尚无进展,接下来一个阶段准备将重心放到岛上搜寻。

  将搜索周边岛屿

  7月11日,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水上救援共有四支救援队参与,通过装有声呐的快艇可以针对水中悬浮、水底进行扫描,显示水深、水温、位置等信息,其余快艇人员均用肉眼观察进行搜救。

  宁波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队长胡可告诉新京报记者,“肉眼搜索”是因为一般情况下,浮尸会漂浮在海面上,可以很容易被肉眼发现。同时辅以无人机配合。

  据胡可介绍,雄鹰应急救援队共有摩托艇3台、快艇6台,同时拥有6名潜水员和可以灵活调度的无人机,“今天出海仅用到5条艇,明天还会用大艇替换小艇”,基本可以很好地完成被分配到的搜救任务。

  7月11日19时许,雄鹰应急救援队准备收工,胡可告诉新京报记者,上午出海之前,原定将搜救区域范围从2海里扩大到5海里。但在下午,由于海上搜救迟迟没有进展,海上救援队的搜索范围不得不继续扩大。不过最终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胡可介绍,“明天开始根据统一安排改变策略,全体水上救援团队将集中力量对周边的二十几座岛屿进行搜索。”

  待水位降低再次搜寻

  在水下救援中,除了技术设备,潜水员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7月11日,浙江孙茂芳应急救援队副大队长吴金海介绍,自己共潜水两次。

  据其表示,根据经验,过宽的岩石缝隙属于可疑地点,应进行进一步搜查,“但由于今天水位太高,只能等明天水位低的时候再深入岩石缝隙中搜索。”

  吴金海坦言,潜水过程中也面临诸多困难。水下大约30-40厘米就看不到手了,有礁石的情况下也不敢靠得太近,只能下到2米左右,因为一个浪打过来就可能对潜水员自身安全造成威胁。

  吴金海认为,女童到底在何处现在还无法下定论。即便在水中,也存在卡在岩石缝隙或顺水流飘远等多种可能性,况且还有可能生还,现在无法说清。

  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蔡梦洁表示,人在水中溺亡,通常会先沉入水中,在事发第2至7天的时候漂浮到海面。水域搜寻难度较大,若仍然搜寻未果,就不得不再次扩大搜寻范围,但范围扩大就如同大海捞针。蔡梦洁介绍:“根据以往经验,从我们这里最远飘到舟山水域的情况也有。”

  陆上将分区域搜索

  7月11日17时,象山县雄鹰应急救援队丁指导员称,“今天山体救援从观日亭开始,自西向东推进2公里,搜索高度10米左右,往监控口方向推进。”

  针对向山上推进10米搜索的原因,丁指导员解释称,因为出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而且根据公安提供的线索,目击者在晚上八点半左右发现三人在观日亭逗留过,而发现两人未伴有女童再次出现在监控画面时,已经是22时20分许,中间仅相隔短短两小时,从时间段推算,应该没时间往山的更高处走。

  据介绍,12日开始几支救援队伍将分段进行地毯式搜索,“毕竟水中更难搜索,先把山上的情况排除。”

  ■ 焦点

  拐骗者是否早有预谋?

  章子欣的老家淳安县青溪村某酒店工作人员回忆,6月10日,两名租客以夫妻身份入住酒店,房间类型为大床房,男子自称很有钱。两名租客于6月29日退房后居住在章家。“平时在酒店进进出出都是两人一起。”

  失联女童奶奶介绍,自己和女童爷爷恰巧在两名租客居住的旅馆旁卖水果。两人经常在其摊位上买水果并聊天。她回忆,曾听闻两人买了7月6日机票准备离开当地。但见到孙女后便退掉机票,并提出要在家中租住,“我说我没有租过房子,(租客)又跟我老头说要租房”。女童的父亲章军表示,两人声称在酒店住太贵,所以才向老人提出租房。女童奶奶说,两人后来直接手机支付了500元,付完后还问孙女是否在家。6月29日,两名租客正式入住,其间不常出门。7月2日晚,两人称要在4日带孙女去上海做花童。

  酒店工作人员说,两名租客虽然后来搬到章家居住,但仍每天到酒店,和他们打招呼,男的还会在附近钓鱼。酒店厨师说,男的和气大方,经常买水果请他们吃。“租客在酒店住宿时,失联女童经常和男租客在酒店附近玩耍。”

  “男租客自称很有钱,还曾说要在这里买套别墅。”酒店厨师表示,他当时加了男子微信,其朋友圈中显示,今年3月和5月先后定位在昆明、大理等地。此外男租客还发布多段视频,自称视频中的豪车为自己所有。

  7月4日早上,两名租客带着孩子离开。女童父亲章军称,刚开始两位老人都没同意,他也要求:“一定要孩子爷爷一起去才可以。”但后来,这两个人用各种方法哄骗老人,让他们答应将孩子带走。

  章子欣的姑姑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租客男女均将自己身份证拍下给两位老人,老人觉得“现在的技术都这么好,什么都是监控,即使是什么样子都是能够把人找回来,”于是答应。

  家人为何未尽早报警?